小麦财经
小麦财经
首页 >
全球 >
新股 >
17家银行冲刺IPO加大速度 两日内五家银行更新招股书

17家银行冲刺IPO加大速度 两日内五家银行更新招股书

2018-01-13 19:41:00
来源:东方财富网

银行依赖资本扩张的时代结束了,银行上市的红利也消失了。在实际业务中,部分大型公司,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选择合作银行,仍会要求合作方为上市银行,这也使得银行仍有极强的上市动力。

近一年未有城商行、农商行A股IPO后,2018年初,上市进程突然加速。

1月9日、10日,继1月5日重庆农村商业银行后,证监会网站连续发布或更新青岛银行、威海市商业银行、哈尔滨银行、青岛农村商业银行、苏州银行五家银行招股说明书。

获悉,证券监管机构会对一定时期内包括银行在内的各行业募资规模等调节,避免行业比例失衡。这也是银行决定IPO进程的因素。

“大行早就完成上市了,现在上市的都是规模较小的中小银行,除了上海银行融资规模比较大外,其他实际都很小。”一位资深银行业人士指出。

排队的17家银行中,除浙商银行资产规模超过万亿,其余多为资产在千亿以下的中小银行。在此情况下,2018年将成为银行IPO密集上市的“大年”。

融资规模、市盈率两道栅栏

截至目前,A股总计有25家上市银行,经过2016年江苏银行、上海银行等5家银行密集上市后,2017年,A股仅有张家港农商行在当年1月上市,而在当年有多达421家公司上市。

统计发现,除成都银行已过会待上市外,有17家银行正在排队。

其中有三类银行,包括浙商银行等1家股份制银行,长沙银行、哈尔滨银行、兰州银行、苏州银行、西安银行、威海市商业银行、厦门银行、徽商银行、青岛银行、郑州银行等10家城市商业银行,重庆农村商业银行、青岛农村商业银行、厦门农村商业银行、江苏紫金农村商业银行、浙江绍兴瑞丰农村商业银行、江苏大丰农村商业银行等6家农村商业银行。

对于银行上市进程,有资深银行业人士表示,银行上市募资规模往往远超其他非金融公司,证券监管机构会对一定时期内包括银行在内的各行业募资规模等调节,避免行业比例失衡。

四大行于2006年至2010年完成上市,募集资金规模在200亿元以上,农业银行IPO募集资金高达685亿元,此后长达六年无银行IPO。

2016年银行IPO重启后,除上海银行募资规模达106.7亿元之外,其余城商行募资规模仅在35亿元-75亿元,农商行募资规模仅为数亿元。

此外,拟上市银行的募资规模也在上市过程中被压缩,重启后的银行IPO的获批发行股份数量大多占发行后总股份10%,紧贴《证券法》规定下限。例如,已过会正在等待上市的成都银行拟发行规模,从首次IPO申报8亿股发行规模缩小至3.61亿股,减幅超过一半。

而在排队IPO银行中,三家山东省的银行,如青岛银行拟发行不超过10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19.77%。威海市商业银行本次IPO数量为不超过本次发行后总股本的25%。青岛农商行拟发行股份比例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10%,不高于25%。

苏州银行拟发行不超过10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5%。哈尔滨银行拟发行不超过36.66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5%。

此外,虽然银行股经过2017年波澜壮阔的涨幅,但拟上市银行的PE市盈率高于行业市盈率,仍继续是一道栅栏。

成都银行三次公告称,拟定的发行价格为6.99元/股,对应的2016年摊薄后市盈率为9.99倍,高于中证指数(货币金融服务业)最近一个月平均静态市盈率7.54倍。

上市红利黄金期已过

根据证监会对各家银行的反馈意见,证监会在规范性、信息披露、财务会计领域均有反馈。城市信用社改制、资产质量、收入影响、应收款项类投资、关联贷款、贷款集中度、员工持股等问题备受监管关注。

1月9日、10日密集更新的五家拟上市银行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披露发行人历史上进行过大规模不良资产处置,补充分析不良贷款率逐年上升的具体原因及对持续盈利能力的影响。如果不良贷款率高于已上市银行平均水平,需量化分析形成差异的原因,并充分揭示风险。此外包括,贷款五级分类标准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相比是否存在重大差异。

对于应收款项类投资,在监管去杠杆之下,大部分银行以应收款项类投资为代表的同业投资在2017年大幅度萎缩,但部分城商行则逆势增长。对这一现象,若出现大幅增长,则需披露原因。

其中,威海市商业银行、哈尔滨银行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及应收款项类投资中信托和资管计划大幅增长。证监会要求补充披露信托和资管计划的具体内容及收益情况、发行人该类资产的运作模式、收益来源、资产减值情况、潜在风险、违约可能性及违约对财务状况的影响等。

除上述监管类指标外,有华东城商行人士表示,国内城商行大多为地方的城市信用社改制、合并而来,背后体现地方政府推动意志。从反馈意见看,证监会也关注城市信用社合并过程中出现的资本缺额、风险资产占款、待处置股权确认或纠纷。

“银行依赖资本扩张的时代结束了,银行上市的红利也消失了。”有银行业人士感叹。

银行业传统的扩张模式为,为追求利润,银行快速做大资产负债表,表内以贷款为代表,表外借助券商资管计划、信托等第三方扩张。但表内扩张,受到负债端、资本金和监管指标的约束,通过上市,可缓解银行资本约束的压力,为银行扩张提供动力。

不过,在2017年去杠杆、去通道强监管下,通道被相继斩断,表外回流表内。“理财资金回流表内形成储蓄等负债,倒逼银行拓展信贷等资产端。公司融资需求回升也强化了这一趋势。”有银行高管表示。

前述银行业人士继续分析,银行业已经从追求规模增长,资本扩张转向内生增长。原“上市融资——获得资本——继续扩张”的路径已不具有可持续性。对银行而言,上市动力,一是地方政府推动,做大当地银行等金融业。实际上,多地银行已成为当地缴税大户。二是获取品牌溢价,在实际业务中,部分大型公司,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选择合作银行,仍会要求合作方为上市银行,这也使得银行仍有极强的上市动力。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
小麦财经
客服电话
400-188-2737
(专栏入驻及广告合作请联系客服!)
小麦财经

扫一扫访问手机站

工信部鄂ICP备17016175号 鄂公安网备: 42018502000610号 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P102697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7】6689-147号

©小麦财经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